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图片

木纹晓荷那年老林情缘征文电影文学剧本

2020-09-29 来源:

剧中人物

杜景祥:48岁,一个头脑灵活,能文能武的中年农民,曾经是老虎崖镇景祥山货购销站的店老板,为逃避刀客而流落老虎峪的老林之中。

杜母:60多岁,一个好吃斋念佛的老妈妈。

杨桂兰:40多岁,一个善良厚道的农家妇女。

鹿儿:17岁,一个习文弄墨,精明干练的女子。

魏东强:47岁,一个血性方刚的中年农民,因南方老家遭灾误入老虎峪老林。

魏妻:40多岁,一个贤妻良母。

魏小龙:18岁,一个文武双全的英俊小伙。

李树根:60多岁,一个逼迫住进老虎峪老林里的老猎人。

刘五: 0多岁,杜景祥的管家。

闫大柱: 0多岁,一个饲养牲口的伙计。

胡老八:40多岁,流窜豫陕边界的土匪头子。

大张: 0多岁,魏东强的随从。

小李: 0多岁,魏东强的随从。

1、老虎崖镇深秋晨外

老虎崖像一头猛虎腾空而起屹立在洛河南岸,崖下悬崖峭壁,怪石嶙峋,山腰间乱云飞渡,一条弯弯曲曲的山道在苍松翠柏间时隐时现,令人望而生畏。

老虎崖下便是远近闻名的老虎崖镇,那川流不息的洛水从镇前流过,使得老虎崖镇方显得灵动和秀美。

镇子上的房舍虽大都是清一色瓦房,随山势一字排开栉次鳞比倒还整齐,但终因年经日久、兵荒马乱,那些斑痕累累的店铺门面就显得有些苍凉和陈旧。

尽管如此,街道上,一大早前来赶集的山里人仍熙熙攘攘,络绎不绝,他们各自拿着自己的黑桃、木耳、药材等土特产,朝镇东头一家挂着景祥山货购销店门匾的店门前走去,他们有肩挑的,也有背扛的,还有手提的,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说说笑笑好生热闹。人群中令人注目的是,一位高大威猛,目光炯炯,精神矍铄的老猎人,身挎猎枪,手拿着一张雪白的狐皮,随着人群边走边吆喝着:“卖狐皮了!上等的狐皮,便宜卖了!”

2、景祥山货购销店

店内一头是收购山货的柜台,另一头则是日用百货的柜台,柜台内的货架上的日用百货摆放得琳琅满目,井井有序,一位身材苗条的女子年过二八,白净的脸盘,一条乌黑的长辫子斜搭在那丰满的红格子大襟布衫上边,她就是店老板杜景祥的独生女儿鹿儿,她手拿着一只大红公鸡毛做的掸子,一边掸着柜台上的灰,一边朝坐在柜台外椅子上正在抽水烟的杜景祥道:“爹,你就别抽了!今天是八月十三,是中秋节前的一个大集,卖山货的人一定特多,我这里不用爹你操心,我能应付得了。你快去帮一下刘管家吧!”

杜景祥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下穿蓝色长袍,上披黑色马褂,赤红脸膛,反应敏捷,他听了女儿的话,腾地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道:“多亏我的宝贝女儿提醒!”说着把水烟袋嗵地一下放在柜台上,顺手拿过一把黑黝黝的算盘,健步表示其立场与桥下彻有关随军慰安妇为战时所需的言论完全不同朝正在准备收购家伙的管家刘五走去道:“刘五,这里我来收拾!今天逢集人多,你过秤,我算账!你先去外边招呼大家排好队,让大家不要急,今天的山货全部收购,当面付清货款,保证大家过个舒心的中秋节!”

管家刘五应声走出店门。

这当儿,山民们已经背着山货朝店门前涌来。

利嘴灵舌的管家刘五站在店门前向山民们招呼道:“各位乡亲们!大家不要挤,排好队!我们的杜员外杜老板宅心仁厚,让我告诉大家,你们不要担心,今天的山货有多少收多少!而且是当面付款,一定保证大家过个舒心的中秋节!!”

山民们一声吼地道:“太好了!”

山民们纷纷自觉地排着队。

一背着一袋木耳的老头道:“杜老板真是个好人啊!”

一提着一篮香菇的老婆道:“一家都是好人!”说着指了指柜台里站着的鹿儿道:“你瞧人家那闺女,长的跟仙女一样!那都是人家祖宗积里德呀!”

、山货购销店内

刘管家正在为卖山货的山民过着秤。

杜景祥在为过完秤的山民边打着算盘边付着款。

山民们进进出出络绎不绝。

此刻,那位卖狐皮的老猎人也按顺序走到了管家刘五跟前。

刘五狐疑地问:“这位大叔,你的货呢?”

老猎人把雪白的狐皮一指道:“就是这呀?”

管家刘五道:“大叔,我们不收皮货!”

老猎人求情地道:“我家里急需用钱!你就破个例吧!”

管家刘五道:“这个我真当不了家呀!”接着招呼下一个人道:“来,下一个!”

老猎人只好离去。

就在这时,杜景祥站起来朝那老猎人道:“大叔,请留步!”

老猎人惊异地转身道:“杜老板,是喊我吗?”

管家刘五道:“我们的老板在喊你呢,看来你是摊上好事了!”

杜景祥走上前去边审视那件雪白的狐皮,便探询道:“大叔,你这件白狐皮的确不错,老叔是哪里人,怎么没见过啊?”

老猎人不耐烦地道:“你别管我是哪里人,这狐皮你是要还是不要?”

杜景祥道:“大叔,你误会了!这狐皮要是从老虎峪弄来的,我就一定要,老虎峪的狐皮好啊!”

老猎人脱口而出道:“不瞒你说,我就是从老虎峪打来的!”

杜景祥狐疑地道:“打来的?打来的怎么浑身毛皮如此完好?难道你的枪法是从白狐的两只眼睛中穿过去的吗?”

老猎人惊异地道:“不错,一点不错!佩服老板的眼力啊!”说着用手指着白狐的两只眼道:“杜老板,你来看!我的枪正是从白狐的两只眼睛中穿过去的,这张狐皮倾注着我一生心血啊!不是万般无奈,我是不会卖的!”

杜景祥道:“既然老叔家有難处,我也绝不会乘人之危!老叔,你要多少钱,我就给你多少钱!怎么样?”

老猎人感激地热泪盈眶:“谢谢杜老板如此慷慨解囊!钱我就不要了,不瞒你说,今有老伴死丧在堂,就是缺少寿衣无法安葬,我看你店内就有,不知老板能否给我几身?”

杜景祥道:“好说好说!需要几身随你挑,我再送你棉被一套,绒帽一顶,绣鞋一双,回去好好安葬婶娘就是!”

杜景祥的话直感动得老猎人连连道谢。

4、杜景祥家堂屋内夜内

堂屋内正中央墙上挂着布画的菩萨像。

桌子上摆放着中秋月饼和山果。

香炉内点燃的香枝青烟袅袅。

香炉两旁的红蜡烛发着红红的亮光,满屋子洋溢着中秋佳节的喜庆和吉祥。

堂桌的一边坐着杜景祥和他的妻子杨桂兰,另一边坐着杜景祥的老娘。这时鹿儿端着一个盘子走进堂屋,盘子内放着一个切成四瓣的月饼。鹿儿将盘子向奶奶、爹和娘示意道:“奶奶,爹,娘!今天是中秋佳节,这是俺爹从城里买回的枣泥月饼,咱一家四口同吃一个月饼怎么样?”

杜景祥与母亲、妻子不约而同地道:“好好好!”

杜母先拿过一块月饼乐呵呵地道:“还是我的孙女想得周到哇!吃了这团圆的月饼,让菩萨保佑咱们一家人团团圆圆、平平安安!”

鹿儿道:“谢奶奶一番吉言,但愿天下太平,不再跑刀客!”

杜景祥和妻子叹息地道:“但愿如此啊!”

就在一家人高高兴兴地吃着月饼时,突然传来了紧急的敲门声,接着管家刘五和养马伙计闫大柱慌慌张张地走了进来道:“员外,大事不好!”

杜景祥惊疑地问:“你等何事如此惊慌?”

闫大柱上气不接下气地道:“我刚从镇子的西头遛马回来,突然看见从西面来了一帮刀客,已经到镇子西头了,他们正在那里杀人放火,抢劫财物,咱们得赶紧躲躲啊!”

杜景祥腾地站起来道:“是哪伙刀客竟如此猖狂!走,看看去!”

5、老虎崖镇西头夜外

街道上空火光冲天,土匪们的枪声、砸门声,人们的哭喊声和狗叫声响成了一片。

街道上,乡亲们在四处逃窜着。

土匪头子胡老八与他的喽啰们在后面追赶着,抢夺着乡亲们手中的财物。

人们在怒骂着:“胡老八,你不得好死!”

6、杜景祥的大门楼上夜外

杜景祥和管家刘五、伙计大柱站在门楼上向镇子西头望着。

只见镇子西头火光冲天,胡老八正带领一伙匪徒气势汹汹地朝东边扑来。

杜景祥当机立断,对站在身边的管家刘五和伙计闫大柱道:“看来土匪来势凶猛,穷凶极恶,我们必须立即收拾行李,往老虎峪暂躲一时再作计议!”说着边下门楼边吩咐道:“刘管家,你带那匹大红骡子,和鹿儿立即收拾好货架上的贵重货物,先在前面带路。大柱,你立即把那头大白马牵来,随我回家收拾必要的生活用品,咱们在老虎崖上的望云庵会合!”

7、杜景祥山货购销店门口夜外

土匪头子胡老八带领众匪徒,打着火把破门而入。

货架上的货物早已收拾地干干净净。

胡老八一看货物转移得如此干净,气急败坏地道:“狗日的杜景祥,你跟老子玩捉迷藏!我饶不了你!给我狠狠地砸!”说着带领匪徒们将柜台、货架和没带走的坛坛罐罐全掀翻在地,砸得粉碎,店内顿时一片狼藉。

8、老虎崖上的望云庵夜外

望云庵外一片漆黑,黑得怕怕,黑得惊人。

不时传来瘆人的野狼嚎叫和令人毛骨悚然的猫头鹰叫声。

刘管家牵着那匹驮着日杂百货的大红骡子,焦急地回望着火光冲天的老虎崖镇,心里不停地打着鼓:“怎么还不来呢?”

从没出过门的鹿儿,被吓得直往刘管家身边靠。她急切地问刘管家道:“刘叔!我爹,我妈,我奶,怎么还不来呢?难道……”

刘管家壮着胆子,安慰着鹿儿道:“鹿儿,别担心,你爹与他们一定会来的!”

9、通往老虎崖的山道上夜外

山道崎岖坎坷。

杜景祥牵着那头大白马走在前边,马背上坐着杜母,杨桂兰提着包袱紧随其后,闫大柱挑着行李走在最后。

杜景祥突然停下来道:“等等,我得回去一趟!”

杜母道惊异地问:“怎么回事?”

杜景祥道:“有件东西落在屋里了!”

杜母道:“不能回去,太危险!”

杜景祥执拗地道:“必须回去!这东西不能落在土匪手里!”

杨桂兰走上前来问:“啥东西这么重要?”

杜景祥道:“你就别问了!我会很快赶上你们的!”说着将马缰绳递给杨桂兰道:“你来牵着马先走,在望云庵等我!”说罢匆忙朝来时的方向跑去。

杨桂兰无奈地道:“快去快回!”

10、杜景祥宅院夜外

杜景祥打开大门向屋里跑去。

杜景祥黒摸瞎揣地来到内屋炕上,从炕头墙上一个窑窝里摸出那把二把盒子就往外走。当他提着枪走出大门不远回头望时,只见一个彪形大汉正在追赶一个女子,那彪形大汉抓住那女子便按倒在地欲行强奸,那女子不停地撕打着,叫骂着:“胡老八,你不得好死!”

胡老八淫笑道:“你还骂我,再骂我就崩了你!”

杜景祥再也无法忍耐了,举起二把合子朝胡老八的方向便是一枪,只听胡老八惨叫一声便倒在地上,那女子正在发愣,杜景祥吆喝道:“闺女,还不快逃!”

那女子朝杜景祥磕头谢恩道:“谢谢杜员外救命之恩!”说罢消失在黑夜里。

杜景祥没想到,这昏天黑地里冒然一枪竟送胡老八上了西天,拔腿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就在这时,胡老八的兄弟胡老九带着一群匪徒赶了过来,一看是他的八哥倒在了杜景祥的大门口,就声嘶力竭地吼道:“杜景祥,我与你誓不两立!”说罢便带着众匪徒冲进杜景祥的屋内翻了个底朝天,因没找到杜景祥,就当即点火烧了杜景祥的宅院。

11、老虎崖的望云庵外晨外

破败的望云庵坐落在老虎崖的山腰间。

杜景祥一家四口和两个伙计站在望云庵前,望着山下那余火未尽的大宅院,何去何从,感到一片茫然。

一家人不约而同地把目光都投向了当家人杜景祥身上。

杜景祥自责地道:“唉,都怪我做事莽撞才弄得全家人走投无路啊!”

鹿儿道:“爹你没错,那是胡老八该死!”

杜母道:“鹿儿说的对,恶有恶报,多行不义必自毙!”

杨桂兰道:“他爹,反正现在是有家也不能回了,你说去那儿,我们就跟你去那儿!”

刘管家道:“当家的,你就拿主意吧!”

杜景祥沉重地道:“这年月,山外头动不动不是打仗,就是跑刀客,老百姓从没有个安生的日子,一天到晚老是提心吊胆,心神不宁。我看还是往山里头比较安全。”

杨桂兰接着话茬道:“山里头就山里头,你就说去哪儿吧!”

杜景祥斩钉截铁地道:“老虎峪!”

刘管家道:“好主意!那个卖白狐皮的大叔就在那里!咱们找他去!”

12、老虎峪原始老林日外

老虎峪在群山环抱之中,山连着山,沟套着沟,一片碧绿,仿佛永无尽头。

老虎峪内的一片原始松林里,树挨着树,枝连着枝,叶盖着叶,遮天被日,没边没沿,偶尔一声虎啸,使人顿觉这狼虫虎豹出没之地实在令人心惊肉跳。

就在这时,一只野羊蹿出松林,只听嘭地一声枪响,那野羊便随之倒地,接着那个卖白狐皮的老猎人便跑上来将野羊撂在肩上而去。

1 、老虎峪内一山洞前日外

山洞前,一条清澈的小溪流过。

山洞前的高台空地上,搭建着一座用木头建成的房子。房子周围挂着各类兽皮,最多的是狼皮。

共 16518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老猎人李树根打猎一生,却非常的贫困,妻子死丧在堂急需要钱,不得不将自己最爱的狐皮拿到集市,只要几身寿衣卖给杜景祥。面对无恶不作的土匪头子胡老八的奸淫烧杀,杜景祥一家如惊弓之鸟席卷而逃。胡老八将他的店铺砸了一个一片狼藉。胡老八正欲对那女子行奸,被回头来取物的杜景祥看到了,他手起枪响,将作恶多端的胡老八送上西天,胡老八的手下众匪及时赶到,当即点火烧了杜景祥的宅院。杜景祥一家无家可归,又担心土匪报复,只好逃往老虎峪。面对杜景祥一家的苦难,李树根欣然接受。同样落难的魏东强几乎在一前一后误入深山也来到了老虎峪。三股势力齐聚老虎峪。魏东强误伤杜景祥妻子杨桂兰,魏杜两家从此结下了仇怨。魏小龙和杜家的千金鹿儿爱上了,一个非你不娶,一个非你不嫁。可是,因为杜魏两家积怨,成了魏小龙和鹿儿婚姻的障碍。在杜景祥狩猎野猪的时间,被两头野猪拼命攻击,杜景祥困在树上即困又饿又冻,眼看着撑不下去了,在这个生命危机关头,魏东强和魏小龙及时赶到,击毙了野猪……作品跌宕起伏,人物形象丰满,活灵活现,具有深刻的教育意义。欣赏,拜读,特此倾情推荐。感谢赐稿,期待老师更多的精彩。【:你猜】【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01:18:08 欣赏,学习老师佳作,祝创作愉快。 您不要猜我是谁,我知道您是谁---祝你开心每一天。

2楼文友: 05:52:28 又一次看到笑天老师的剧本,老师简直就是剧本专家!棒棒哒!欣赏佳作!再次感谢老师!祝现在考量的是如何将技术做到世界最先进。”好! 红尘不过一段路程,你路过我,我错过你,然后各自前行。

回复2楼文友: 10:11:15 感谢社长的光临赏评!远握!

楼文友: 10:09:26 非常感谢你猜总编的精细点评!辛苦了! 中国现代作家协会会员,河南影视家协会会员,卢氏作协顾问,副教授。

4楼文友: 17:18:06 祝贺王老师!问好王老师!

回复4楼文友: 19:42:11 谢谢你的支持!遗憾的是 栉次鳞比 这个成语还未改过来!

5楼文友: 20:27:04 拜读老师佳作,老师真是博学多才,剧本写得棒棒哒,祝您创作愉快!

回复5楼文友: 08: 8:18 非常感谢您的支持!远握!

6楼文友: 20:41:55 祝贺笑天老师又摘一精,欣赏学习

回复6楼文友: 08: 9:45 非常感谢您的抬举!远握!

7楼文友: 21: 9: 4 精彩!绝对的精彩!强烈支持拍成微电影!!!一如既往地文笔细腻,形象生动!非常谢谢偶像老师一如既往的赐稿支持晓荷!谢谢!谢谢!相当的感谢!!!

回复7楼文友: 08:41:51 非常感谢您的抬举!笑天也该向你学习!

8楼文友: 12:21:21 拜读笑天叔叔又一精彩力作,学习,问好 浑然不解其中意,又怎知它是与非。

回复8楼文友: 17:10:18 非常感谢白甫的光临!远握!


抚州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玉林治白癜风的医院
丽江市白癜风医院
友情链接
长沙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