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土地

法武封圣第章隔代恩仇录下营养

2021-01-15 来源:

法武封圣 第1041章 隔代恩仇录(下)

丁馗身上有海妖皇的情种,虽然赫连玉尚未修炼到九级,但是一样可以感应到丁馗在骂她,无论是口头的还是心头的。

少典芝当然是看不出丁馗心里想些什么,继续在说:“元老院也有难处,最近很多家族有拥立之功,认为护国侯升级到三品护国公还欠缺贡献。”

他发现丁馗的表情没有变化,估计不抗拒他的游说,于是说得更加直白,将此行的目的和盘托出。

“若丁家能拉拢原长老级家族,或者率领第八军团支持父王,那么元老院一定会通过护国侯晋级护国公,甚至会考虑给丁家一席长老之位。”

这就是少典雍开出的价码,丁馗有选择的余地。

基本条件是承认少典雍为少典国合法的国王,好处是恢复丁家在王国原有的地位和权益,参谋部统帅,护国军团统帅。

进一步条件是拉拢姜家或龙家投靠少典雍,以丁家与那两家的关系是有可能成功的,好处就是让丁家的世袭侯爵变为世袭公爵,是那种有领地的正统公爵。

在完成上一个条件的基础上让第八军团反正起义,就能在上一个好处的基础上让丁家加入元老院十大长老行列。

“你别忘了,我是当今君上的姐夫,想要什么权益和地位完全可以靠我的双手去挣,我为什么要背叛朝廷去投靠你们?”丁馗开口打断了少典芝的话。

少典芝眼里闪过一丝怒意,说半天人家还当自己是叛逆,认为镇京城里那个小国王才是正统。

不过现实的情况是,丁馗坐拥一城之地,如今手底有数万雄兵,老婆还是国王的亲姐姐,至于跟国内几大世家的关系和在军方的影响力等等,比起牧守一州的郡王也不会差太多。

就算叛军攻下都城,少典雍正式掌控了大半个少典国,丁馗也有与之抗衡的实力。

“姑父此言差矣,家祖当年才是正统的王位继承人,令祖要不是支持家祖继位就不会惨遭毒手,现在镇京城里的国王以及先王才是背叛朝廷的人,父王出来继承王位是拨乱反正、溯本清源。”

少典芝认识到任务艰巨但也不气馁,现在能够跟丁馗沟通,起码有说服对方的机会。

“上两辈的事情谁还能说得清楚?先王执政超过二十年,不是正统都变成正统了,有些现实是无法更改的,即便我心里不想承认。

如今最大的问题是先王死于行刺,银沙亲王这个时候出来争夺王位,难免让人有不好的猜想,就算是正统也变成不是正统了,不管我愿不愿意承认。

听我说完,”丁馗立掌制止想插话的少典芝,“我不在乎谁当国王村庄环境整治实施方案,丁家守护的是少典国以及拥护王国的臣民,只有大部分臣民认可的朝廷才是我心中的正统。”

“姑父就不顾丁家遭受的屈辱了吗?不顾坚决与丁家站在一起的王室正统了吗?”少典芝一再提醒少典济与丁家的渊源。

“丁家遭受的屈辱由我来洗刷,要不是念及你我两家的情谊,我早把你抓起来了,别看有两位大师级高手保护你,我随时能喊来四五个,你信不信?城内军营里还有我的七千部下,我要是有心留你,你就走不出卡达城。”

少典芝黑着脸说:Michael Pachter称“你是在威胁我吗?”

“威胁你怎么拉?老子教训你,少典雍也不会说什么!论私交的辈分你父亲算是我大哥,我帮大哥教训儿子是天经地义的。”丁馗的手指都要点到少典芝的鼻子上了。

这话没毛病,少典雍要喊丁起一声“叔叔”,丁馗叫他“大哥”是合理的,到少典芝这里就要喊丁馗“叔叔”了。

“你!”少典芝的脑袋下意识地往后仰,避开丁馗的手指,“论私交姑父便不该无视父王的一番好意,少典封虽是您的妻弟,但不代表他会信任你。

当今朝廷的掌权者若是信任你,就不会让你和姑姑待在巨羊城,就不会调第八军团南下,没有己国入侵的事就不可能让你重新掌兵,明知你晋级主宰骑士还不让你入主第八军团。”

他的确不敢在卡达城与丁馗翻脸,进入南丘郡后就听说了恒福城抵抗己军的事情,丁馗手下有几位大师级高手是事实,74师团有七千人马在城内也是事实,面前这位蛮横的家伙可是一位实力雄厚的主。

如果他的身份在这里暴露出来,那会召来无穷无尽地追杀,丁馗不翻脸他也走不出南沼州,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那还不是拜令祖所赐,当初他要是强硬一点,牺牲家人杀出重围,你就用黑龙江、吉林、辽宁的涨幅居前不着来这里游说我,当然有没有你还两说。”

丁馗的怨气很重,越说越激动。

“我从小在个破山村长大,令尊在哪里?”

“你们家派人来看过我吗?”

“不方便联系我们,逢年过节送点礼物来表达心意总可以吧。”

“我大婚的时候,难道先王不允许你们来出席?”

“依我看来,你们少典氏无论那一脉都是一样的,没有人会在乎我们这些棋子!”

他每说一句,少典芝的脸就由黑变红一点,说到最后少典芝的脸变成绛紫色。

“父王知道这些年做得不够好,因此特意遣我来改善两家关系,你知道我是带着诚意来的。”少典芝暗示丁馗刚刚才送过礼物。

“当然,带着诚意来我是欢迎的,”丁馗很快就恢复正常,“我肯定给你们改过自新的机会,日后能展现出更多的诚意。”

“什么叫改过自信的机会?”少典芝心想,差点喷出一口血来。

“既然朝廷不信任我,我就懒得管朝廷与你们的恩怨,基于两家的交情我不会出卖你,不过你们得注意不要泄露行踪,否则会给我惹麻烦的。”丁馗才不在乎少典芝会怎么想。

少典国的大势他看得很清楚,朝廷与少典雍两大集团在短期内谁也奈何不了谁。

有钱有地有人马的是大爷,两大集团会争着拉拢,暂时拉拢不了的也不能得罪,否则就会推给敌对方。

丁馗成长到今天,已经成为大爷中的大爷,是少典国内一股举足轻重的力量,不敢说帮谁谁赢吧,起码能为一方加大取胜的筹码。

千里迢迢跑过来,还送出一块珍贵的火玉,少典芝岂会甘心只得到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都城里的小国王不会坐视你置身事外的,朝廷一定会逼你与父王为敌,那你怎么办?”

他希望丁馗明确表态不与少典雍为敌,这样回去能有个交待。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就算朝廷想调我回都城,也得看我答不答应,我可以借口己国的威胁而滞留南沼州。

这样吧,我可以跟你约定,未来一年内第八军团不会离开南沼州,不会去攻打你们。”丁馗总算给了点甜头。

这其实是他借花献佛,他本来就跟赫连玉有约定,要出兵己国进行牵制。

“那一年以后呢?”少典芝仍不满足。

“那得看你们在这一年内有什么诚意,或许你们已经攻占镇京城,取得天下人的认同,成为少典王室的正统,我必率领第八军团来投,替少典氏护卫都城。

也有可能你们在一年后被朝廷消灭专家认为,或逼回银沙岛,根本用不着我去与你们为敌。这个世界变化得很快,一年之内能发生许多事,暂时不要考虑太多。”

少典芝见说服不了丁馗,只得另生一计,提议:“那我们签订一份契约吧。”

“你信不过我?还是想留个把柄来要挟我?我丁馗说话算数!”丁馗露出不耐烦的表情。

人家把话挑明了,少典芝不便再要契约,只得与丁馗击掌为誓。得到一年内不受第八军团威胁的保证也不错,少典雍集团没有哪个军团敢说能正面抗衡第八军团,一年时间足够发生很多事情了,而且一年后丁馗也不一定会与他们为敌。

“你们马上离开,我暗中护送你们出城。”

丁馗不想投靠少典雍,也不愿少典芝在他的地盘上出事,不管怎么说丁道和少典济有同盟关系,他与少典雍一家不算朋友也不能成为敌人。

少典芝出现在丁馗的地盘上,这事传到都城去,还不知道朝廷的人会怎么想,那就是黄泥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见过丁馗又达成有利的协议,少典芝没有继续留下来的必要,虽然自己有办法离开,但是加上丁馗的护送更加安全。他应下后立马出去召集随从,收拾行李准备离开。

丁馗问少典芝要了点东西,然后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易容改妆,装扮成一个背行李的脚夫,混进少典芝的队伍里。

“姑父的易容术真是一流,小侄完全认不出来。”少典芝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还真看不出眼前的脚夫是丁馗。

“走吧,我在最后面跟着。”

丁馗走在队伍的末尾,注意力被一位把整个脸包起来的人所吸引,从此人锐利的目光和洁净的双手判断,这是一位大箭师。

银川哪家治疗白癜风医院好
安阳市治疗白癜风
什么食物可以提高儿童免疫力
友情链接
长沙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