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土地

浮屠七生第五十五章你跑啊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浮屠七生 第五十五章 你跑啊!

第五十五章

你跑啊!看你跑的掉!

——————————————————————

......

那恍惚之间,一股迷人的香味钻进了鼻孔当中。

下一刻,倦意瞬间席卷了全身。

来不及去抵抗,那狐女的身子便直接倒在了大街上,在她身后那站了半天的身影往前一步,扛起她便一路往城外去了。

那城外的百草园中,今儿又有了客人。不过这个客人却是被强行带来的。等到狐女再度醒来的时候,她人就在姜衡百草园中,大门明明开着,可是却无论如何都走不出去,没当她的脚步跨过门槛的时候,便会瞬间传送回院子的中心位置。

好厉害的阵法!

整个南岐州府当中擅长阵法的恐但临安市民政部门还是给予了雷晓晨人性化的关怀怕就只有那位她要对付的大将军了。

她转过身,最终在百草园晃悠了一圈,走到百草湖的时候,瞧见了那在湖面,正有悠闲的钓着鱼的姜衡。

她快步的走上,然而她没走近一步,她身上的枷锁便会多一道。

那中束缚变得越来越紧,等到她走到姜衡身边的时候,已经被勒得浑身喘不过气来。

在姜衡和鸿醞老人一战之后,全城的人都知道了姜衡的真实实力。

那实力证明了他当时在南境力战众妖王的实力并非虚的。

如此实力,狐女自知对付不了。可是她依旧要站在说理的那一个方面质问姜衡:“大将军,把小女子带走这里,这是要干嘛?”

然而姜衡则是一副答非所问的样子:“我这百草园修建的如何?”

狐女冷声道:“我现在可没心情理会你的园子!”

姜衡依旧不回答狐女的质问,而是指着面前的湖又问道:“你瞧我这百草湖又如何?”

狐女言道:“你是打算一直这样扯开话题,拒绝回答我吗?”

“这湖的旁边种了不少的药田,药田的根茎与这湖水的底部更巧连接在一起。所以这湖水当上海中有着浑然天成的药性,啧,尤其是这香味!”姜衡强调性的言道:“驱除狐臭,效果十分不错!”

“你才有狐臭呢!”

这个话题显然是触及到了一个美貌倾城的狐女敏感的地方,她竟然失去了平日里面的冷静,一掌朝着姜衡后脑勺拍了过去:“去死!”

只是那一掌拍下去,竟然是空了。

再一看,那姜衡的身影竟然在几步远的距离。

是错觉吗?

那一瞬间并非是姜衡移动了,而是狐女自己出手的时候在那一瞬间打偏了。

是自己打偏了?

可是为何会打偏呢?

狐女显然不会像鸿醞老人那般轻视姜衡,她立刻注意到不远处刚刚姜衡提到的药田。

对了,这家伙是一个炼药师。

难怪自己怎么突然之间就紧张起来了。

竟然在这么近的距离,失了准心。

想来姜衡与鸿醞老人那一战当中,姜衡绝对没有少用自己的炼药术即使没有被人发现,但那东西一旦出来绝对是致命的。

这该死的炼药术,别叫炼药师了,还不如叫毒师罢了。

狐女立刻退后,几步,手中劲风一闪,那强风瞬间将十丈之内的香气全部吹散。而那姜衡却依旧安稳如山的坐在那湖边,继续钓鱼,语气从容的说道:“就算不臭,但是这骚味总得遮遮吧!”

他那原本持竿的左手随即换到了右手上,狐女言道:“你敢动手......”

她知道姜衡决定的事情,绝对会做到。

伴随着他那冰冷的一声:“这世上还真没几件事情是我不敢的!”

“呲啦”一声。

那单薄的衣裙被姜衡一把扯掉了个精光。

那全身赤裸的身子被隔空打来的一道掌力,推到了那百草湖当中。

伴随着‘噗通’一道落水的声音。

在那溅起的水花旁边,姜衡悠闲的坐在一个他自制的小马扎上面,鱼竿,鱼绳,跟着鱼钩一甩。

他又开始钓鱼了......

而那狐女则是在水里面扑通了半天,痛苦的呼叫道:“救命啊!我不会水!”

不会水,对于一个有实力的妖怪又是怎样可能性呢?

重点不在于她会不会水,而在于这湖里面被姜衡布置下了怎样的阵法。

姜衡依旧平静的坐在湖面,钓着鱼,瞧着湖里面来回折腾的狐女不断喝水。

“是不是很好奇自己怎么真的不会水了?”

姜衡轻笑着看着奄奄一息,恐不多时就要被水给活活憋死的狐女。

签约均价为18324元/平方米 姜衡继续说道:“我说过了,我在南境的时候跟你们妖狐一族打过交道,对你们的研究,我还是懂一些的。”

从头到尾,他都在不停的说,喋喋不休的说。

而狐女最终没有淹死,她也没有等到姜衡的英雄救美。最终的结果是她喝了一肚子的水沉到了湖底之后,自己慢慢的从湖底爬出来的。

在地上,她仰面躺在那里,望着天空。这一会儿,她全身的修为好像是都给人掏空了一样。

她瞬间意识到一件事情:“你对我下了毒?”

姜衡继续钓鱼,然后说道:“我最近新研制了一种药,那药能在短时间内让人失去所有的修为,在没有解药的情况下,一个小成境界的高手在三天三夜之内恐怕是无法恢复修为的。没想到这药竟然对你这只狐狸也有效果!”

狐女疑惑:“是在空气中下的毒?”

姜衡摇头:“我刚才跟你说了这里的湖底跟我的药田根部是紧密相连的。”

狐女恍然:“这便是说......这个湖就是毒药。”

“对啊!”姜衡笑道。

那笑容看似平常,然后却让狐女无法想象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息怒完全不再脸上表现。最主要的是他是个男人吗?

此刻自己被他扒光了衣服,他竟然依旧无动于衷的样子。

“现在的我,你对我做什么,我都是奈何不了的!”狐女哼笑一声。那姜衡忽然收起了鱼竿,一条已经挂上勾的鱼被他又放回到了百草湖中。

姜衡起身将那鱼竿收好了之后.....

便目不转睛的看着狐女,脚不停歇的往狐女身边走过来。

蹲在她面前,双眼注视着狐女全身上下,一览无遗的美景,一抹欣赏的笑容问道:“今儿别走了,留下来陪我如何?”

说着,便用手托起了那狐女的下巴。

......

江门看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银川哪家治妇科医院好
孩子不爱吃饭怎么回事
友情链接
长沙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