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滚动

流浪仙人第章这次的任务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流浪仙人 第938章这次的任务

.第938章这次的任务

‘砰’一声骨骼开裂的闷响,惊诧的恐纳魔已经被钢锤般恐怖的大大肉拳狠狠砸中面门,击穿‘高等力场护甲’、大破‘高等护体石肤”砸的面骨扭曲、利齿松脱,带着满口满鼻的硫磺之血倒飞出去~~

“你你是~~”恐纳魔的受创咆哮声未起,对方的青凛凛双手强剑已经带着毫光大耀的‘圣剑术”划开璀璨的光芒,狠狠切飞了他的头颅。快太快了同样是精锐战士的恐纳魔才刚刚抬手挥剑,连抵挡一下都来不及。

但对另一些人来説,时间已经倒是够了——斜侧半空中的富商和他的数个幻影已经同时出了气势汹汹的‘升阶魅影杀手’直扑地面上的壮士而去——你强韧高、身形灵活,那就来个‘魅影杀手’只攻你的意识,看你怎么挡

一根粗壮的手指带着‘反制邪恶、反制秩序’的双重毫光挡了过来。只见‘呲~~’地一下,如凶妖猛虎的阴森森‘魅影杀手’好似影子撞上了阳光,瞬间化为崩散的魔光消失的无影无踪吓的半空中富商惊骇莫名:用反制邪恶驱散了高等法师制作的‘魅影杀手’?不对这个魔棒是中立法师制作的,不可能被反制刚才法术消散的样子,好像~~好像是被豁免了干不是被驱散的,是被对方豁免了这家伙故意用‘反制邪恶、反制秩序’掩盖自己的真功夫

越加惊急的他急忙摩动一根昂贵的白玉权杖,动价值不菲的‘灵动法球”宛如坚不可摧的透明护罩牢牢罩住自己:就算你力量再大也打刺不穿这法球如果你用‘解离术’的话,那我就~~嗯?

噌~~地一下对方如凶禽腾空一闪间就飞跃上来,手中青凛凛的锋利剑光毫不犹豫的直刺‘灵动法球’只见‘沧~~’地一下竟~~竟刺破了力场构成的坚固法球天哪,就是攻城槌也砸不开这法球啊?

对面的蒙面魁梧剑士呵呵笑了,手中青凛凛猛剑上闪烁起毫光耀耀的‘高等解除魔法”以dǐng级魔力强度,‘砰’硬生生消散了整个力场护罩带着无情的胜利寒光直刺富商的胸口而来

‘砰’地凭空暴现高约两人的‘飞击掌”势如暴躁的犀牛疯冲而出,直撞剑士却在魁梧剑士的冷笑中‘嚓’地青光一晃,被硬生生切成了两半宛如一剑分了彪悍犀牛的尸着实恐怖骇人

见此情境,已经飞掠下去急急逃命的肥胖商人顾不得什么礼节,径自‘咚’地一下撞破旁边楼房的窗户,冲到别人家里去了——自己度不如他,只有借助曲折的房屋、走廊拖拖时间,待我动~~

‘砰’的墙壁爆裂、沙石横飞,阵阵烟尘中一个强健飞的身形宛如恐怖的人形恐龙硬生生撞入了房屋,不但惊的屋主恐惧大叫,更惊的富商法术被打断,眼睁睁看着对方那沉沉一击肉拳似飞射的哑铃砸头而来

‘砰’地一下拳砸青石墙壁,富商险险躲过爆头之危,但却看到青石墙壁上留下一个深深的拳头凹痕仿佛打的不是坚固青石,而是泥巴一般顿时骇的他骤然惊叫:“是沃伦索拉派你来杀我们立威的?你们钢心流来到此地就是为了这些任务?”

回答他的则是对方青凛凛、犀利利的裂空一剑,还有清脆的天灵盖裂开声

“铁手印?”刚刚开完会的总督大人骤然得到这个现场调查报告,顿时心里直打鼓:“那些法师们到底在搞什么啊?老子这里的事情已经是一大堆了,他们还相互派杀手行刺对方。想烦死我啊你们説,现在该怎么般?把钢心流的人抓起来?”

“抓不得”康业斯的上司立刻反对道:“钢心流是沃伦索拉法师一派请来的,抓了他们就是打了这些法师的脸啊。而沃但作为联合执政的公明党一直对此保持谨慎态度伦索拉法师不但法师高,而且在军中和大量的奥术尖兵交好。现在战事紧急,国王都要让着他们几分呐。所以此事就是沃伦索拉法师一派和构装体法师一派的内部矛盾,咱们不宜插手当然放任不管也不行,干脆就请培罗教会的戈尔德大主教尽早过来,让他镇镇局面。如果镇不住,也可请他出手得罪人去。咱们就不要插手啦。”

一身华丽金银衣饰的总督大人却脸上阴沉沉的,忍不住摇头道:“但是~~培罗教会的人一来~~咱们的税收计划能按时完成??”这是个赤.果.果的问题,问的会议桌旁一圈大小领导们脸色凝重。是啊,现在正是要抓紧税收的关键时刻,以往都是‘灵活办事’的。但代表公义的培罗教会的传奇主教一到,还好意思‘灵活’吗?万一被他抓住了怎么办?总督大人都难办啊但真要照章办事的话,这次的税收任务可就难得完成咯。到时候伟大的太阳王一火,总督大人一飙,大家可都要难受啦。

面面相觑之际,对面的总督大人半笑不笑的淡淡话了:“干脆,就不灵活了——这次就得照章办事只不过先把事情办到那些富户头上,给我认认真真查他们的税,不许遗漏、不许走过场”

会议桌旁的一圈头头们都面露难色——你想借助培罗教会的力量收富户的税?你小子拿了钱给国王同时,升官儿拍屁股闪人了,留下咱们继续呆在这里受别人白眼?真是‘好主意’啊狗※%#¥,这次可怎么办呐

本地的官吏、本地的富户,都是熟门熟户的,平时往来称兄道弟者众多、金银交流者日增,谁好意思动手啊?真对这些盘根错节的地头蛇们动了手,今后出门被人捅的话,就不算冤枉了。而且被捅的是咱们,你这个总督早已经跑到太阳王身边,在重重保护下过好日子了吧。

心中不平的各部门官吏们都不话,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等着某个傻子出口答应,自己好跟着含糊过去。结果等来的只有金衣银缕高贵总督的坚定结论:“好了就这么定了各位要保持高等的政治敏锐性和感,不讨价还价、不等靠观望,要积极主动,不折不扣的完成这次的任务”

“而且我们相信你一定能完成这次的任务。”金光处处、白豪朦胧的华丽培罗神庙内,身穿金纹衣衫、红宝石diǎn缀的尊贵主教大人正在对旁边的铠甲战斗牧师唠叨:“城里的牧师和圣武士们还是缺乏经验,一直没预言到对方的来历和动向。还是需要你这样经验丰富的人参与。那些人受你全权调遣,除我之外,任何人都不得干涉。唉~~能在戈尔德大人到来之前结束这案子。四天连死四个富豪,凶手却一直下落不明,形势很糟糕啊。”

一身金铠的战斗牧师不冷不热的沉着脸反问道:“死掉的三个家伙都是什么矿主吧?是不是也贩卖过人口?勾结过帮会?奴役过山民?都是违法乱纪的该杀之人吧。”神色有些尴尬的主教只得拧着眉毛答道:“杀也是要经过律法审判之后再杀,怎能任由其他人胡来?这样干,置国王的威严于何地?置培罗神的权柄于何地?”

旁边的战斗牧师看着不远处虔诚伏拜光辉万丈太阳神头像的普通民众,有些嗤笑的答道:“国王的威严我不知道,但培罗神的权柄早就被‘这是个政治问题’压的不能翻身了吧?就算把那几个富商抓起来,最后也会被总督大人一句:‘这是个政治问题’给放了吧。”

主教大人有些烦躁起来,皱眉道:“你是不是想説被别人杀了也不错?你最好别这么想这是走向混乱的第一步这个世界是由律法和社会1un理来支撑的,再差的律法1un理,也比没有律法1un理的野蛮混乱好百倍”见对方缓缓低下了头,他便继续説道:“先不管那些富商,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抓那个杀手,否则我们培罗神的威严就会受到进一步的打击,人们会怀疑我们的能力。而那些横行霸道的人也会乘势作乱,受苦的还是普通人。你应该明白”

一身坚实金铠的战斗牧师有些心不在焉的diǎn了diǎn头,便接过委任状,带着十几个本城的金甲圣武士、白袍执法牧师去街上查询线而5.0版内容更多的出现在发现这个选项栏索。而连环杀人案的第一案就是一个魔化人当街杀死了一个富商矿主,听説这矿主还和总督大人有些关系,或许是他赚钱的外围人物吧。看来杀手来头不小啊。而此案唯一的线索,听説就是魔化人的弱智小女儿。但是她也在混乱中被人劫持而去,并且预言法术也查不清生死状况。

“八成是跟着什么厉害人物在一起。”金铠战斗牧师在鞋匠魔化人的破烂小木屋前边寻找痕迹边推测:“越是厉害的人物越不容易预言,和他们直接相关的人也会受到影响。把这几天有关小女孩的案件资料和消息都给我汇总过来,看看能否找到相关线索。”三天后他查到了线索,走上一家灯火辉煌高档大旅馆的六层楼,敲开了上等黑漆的雕花大门。

开门的是一个身穿皮甲的圣武士还有一柄不离身的双手剑和预言中的某些特征很像啊但是一开口却又打消了部分疑虑:“找一个身材魁梧的双手男剑士?您找错地方了,我是伊尔马特神的圣武士海达尔。”

ps——每天一次推荐,一个diǎn击,也是一种贡献。希望这里能欣欣向荣。

杭州妇科习惯性流产治疗哪家好
石家庄白癜风治疗费用
邯郸较权威的白癜风医院
友情链接
长沙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