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滚动

木纹我是如何用不断放弃来做智能硬件

2020-09-30 来源:

我是如何用不断“放弃”来做智能硬件_名家观点_突袭

我之前对智能硬件的思考是,想追求一种自然记录的状态,无所谓软件硬件,“国资国企改革涉及到财政部、发改委等部门就是 senseware。但是,这个认识后来发生了很大变化。这是受到了英剧《黑镜》的启发,确切地说,是我最喜欢的Be Right Back那集。我觉得那个故事和佛教的一些宏大说法很契合:生命就是一种信息。但是,如果你抓取的所有数据都来自社交络的话,会让记录失真。因为人在社交络上未必真实。我希望帮助人们,用一些他能接受的方式,把他生命中的一些真实信息记录下来。至于这些数据能有什么作用,我相信未来是很巨大的。于是我选择了运动健康这个领域,选择了可穿戴。我之前用过 Jawbone UP,Fuelband 之类。我发现用户需要经常按它,不按的话就没法使用。这会对用户造成干扰,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的——打字不舒服,睡觉不舒服,这些都是问题。所以,在我做自己的可穿戴产品时,思考总结了六个字:穿得上,戴得住。文艺一点说,就是要让用户能无感地戴着,而且还能提供积极、有价值的反馈。不然,它只能是个阶段性配件或者首饰。具体在硬件工业设计上,在全身装备镶嵌满4级以上必须考虑到美观和舒适度。比如,打字时手腕状态和睡觉时的手腕状态分别是什么样子的。我发现,人的手腕内扣的角度比外扣的角度要大。所以我们甚至设想,手环在手腕内部的那部分是否应该比外部要细,避免手腕内扣时会造成妨碍。其实佩戴无感,简单说就是足够小、足够舒服,而且防水,这样打字、睡觉、洗澡,都不碍事。而具体到整个软硬件体验时,还有更多细节和用户情绪体验需要考虑。比如减肥。我们曾想过用手环配合减肥课程。但花费了两个星期制作出来后,经过1个小时的测试就否决了。原因是,这会给用户麻烦,使用不自然:一个配套课程的产品,如果没有强力保证的话,很容易被放弃掉,那怕它是张健身卡。我们还想过根据手环记录的数据,推荐健身房的课程,产品定位为“移动健身房”。但是最后也放弃了,因为这个定位违背了我们“戴得住”的原则:我们需要的是他24小时能一直佩戴。但去健身,需要换鞋换衣服、扎头发,运动完还要洗澡。另外,还有些功能也基于这样的原则被砍掉,比如闲置提醒。其核心问题是,会让用户产生愧疚感。我觉得这会导致两个不好的结果:要么就是用户崩溃了,再也不戴了,因为戴着它就容易觉得愧疚,觉得自己懒;要么就是,用户干脆不要让你知道他有丑陋的一面,隐瞒自己,让你测不到。我们的产品不想让用户体验这种负面情绪,想实现正向激励。比如,当你运动时它帮你计时、记录脂肪燃烧量。永远只会跟你说,再坚持5分钟,你就能更好。正向激励还有一个好处,会体现在粉丝和社区上。社区对可穿戴产品来说当然十分重要。和手环结合的社区社交,我觉得采用打飞机排行榜形式那种并不理想。对来说,这种形式的目的或许已经达到了,但对我们来说用不长久。其实这种形式我们也很早就做好,但最终又放弃了。原因仍在于,我觉得这种竞争和比赛的激励方式,偏负面。负面情绪积累久了,就戴不住了。我们想的替代方式是团队作战,用户去领“任务包”,和大家一起完成目标,采用合作+奖励的方式。但是,要想做到所有这些正向激励,就得要求手环不像 Jawbone 那样,按一下才能用,而是必须做到全自动。这在技术上给我们带来很大挑战。光算法,就折磨了我们很久。总的来说,“穿得上戴得住”应该说是所有可穿戴设备都想追求的境界。而我们根据自己的理解,对这六个字的执行,概括来说就是:佩戴无感,正向激励和全自动。账号「时间线杂志」| 专注报道智能硬件、智能汽车的科技媒体 |本文为 bong 手环联合创始人兼 CEO 顾大宇为 @时间线杂志 撰写的专栏文章 整理:高笑楠

本文由时间线授权虎嗅发表,并经虎嗅。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向作者提问

名家观点,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怎么样
新余牛皮癣医院那个好
宝宝湿疹吐奶哭闹
友情链接
长沙房产网